当前位置: 主页 > 宋庄 >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原标题: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编者按】85新潮美术以来的这三十多年间,中国艺术家的创作整体趋向个人化。85新潮美术时期,在群体性强调艺术的前卫性的浪潮下,其时艺术家孟禄丁提出对前卫的极端理解会造成盲从和浮躁。他始终强调个人独特性的重要性,并认为没有独特性也就失去了前卫性,而前卫是在不断转化的。

  1989年在中央美术学院当老师的孟禄丁参加了“89中国现代艺术展”。80年代孟禄丁开始画抽象作品的时候,处于相对比较边缘的状态。孟禄丁回忆,“89现代艺术大展”的一层大部分是在做装置、行为,抽象的作品在三楼。从作品和思想意识上他都与当时的主流产生了距离。1988年孟禄丁在《中国美术报》上发表一篇名为《荒诞-体验》的文章,包括关于“纯化语言”的提出,开始对太过集体主义意识的艺术运动产生反思。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元态 120x140cm 综合材料 1988

  从11月16日即将开幕的“元·孟禄丁”,不仅可以看到他近年来“元速”系列、“朱砂”系列等新作与80年就开始创作的“元态”系列间贯穿的脉络,同时,又可从他始终变化的语言形式中观察他始终关注、思考的问题。

  这次展览是2008年后的首次大展,梳理跨度34年间的创作,从多个线索呈现他的工作方法和创作面貌。那么,艺术家在此次展览中会提出怎样的问题?以及策展人如何通过布展的方式来呈现艺术家的工作方法和创作状态?借此次展览的时机,雅昌艺术网与艺术家孟禄丁展开对话。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艺术家 孟禄丁

  对话

  对话人物:艺术家 孟禄丁

  编者:雅昌艺术网裴刚

  “元”能够表达生命的一种状态

  雅昌艺术网:“元”的概念是关于生命的轨迹吗?

  孟禄丁:我一直强调结果不重要,过程是最重要的,生命轨迹就是一个过程的轨迹。圆、生命、男女走出这么一个圆圈来,在时间和空间里消解掉,很多东西都值得思考。但是有很多东西都是有问题并且解决不了的,都是不断地在消失又重复。这么一个概念里头,这个“元”能够表达生命的一种状态,能代表我创作思想的内核。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元速 200cm 布面丙烯 2010

  呈现从《元速》到《朱砂》的转换

  雅昌艺术网:什么动力促使您想做这样的一个展览?

  孟禄丁:这个展览早就应该做。2015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成立第五工作室,就一直没能着手这个工作。

  2008年在广东美术馆做过一次个展,之前也准备在山东美术馆做个展,因为忙教学工作,就到今年了。这中间有10多年,的确也应该有个总结。之前也没有在画廊做过个展,都是参加一些群展。展览如果不能提出一个完整的思路,也没有太大意义。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朱砂 200cm组画x4 2019

  雅昌艺术网:那么,您这次会提出什么样的想法呢?

  孟禄丁:《朱砂》是我一个新的系列。《元速》这个系列也想要有个完整的呈现。抽象作品有个完整的呈现很重要。所以,我要把从《元速》到《朱砂》的这个转换呈现出来。

  《元速》、《朱砂》我还会继续做下去。这两个系列,很多人认为跨度很大,从机械绘画又回到手工,画面形态也不太一样。我就是要把这两个系列放在一起,告诉大家两者内在的观念是一致的。可以从“机器”的观念来观看抽象,也可以从颜色,从材料的角度去关注绘画的形态。这两者内在的思想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从画面符号形态上也是一致的,都是有动感的,也是以圆轴心来贯穿的。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朱砂-红道、黑道、白道 200cm圆 组画x3 2018

  通过机器的动力和自然形态呈现出来

  雅昌艺术网:从您的工作方法或一直以来的观念而言是怎样的?

  孟禄丁:我姑且以抽象艺术这样的概念来讨论问题,但不局限在“抽象”里面。很多人不愿意被定义为抽象艺术家,怕这个概念过时了或者被它简化了。

  现代主义运动的一百年里最终发展到抽象艺术,出现了很多经典的作品。但是今天重新用抽象语言来创作的艺术方式,肯定跟现代主义的抽象语言内涵是不一样的。现在有新的内涵、工作方式和工具。语言形态的改变,也带来观念的改变。“抽象”这种风格语言会带来新的阐释空间,而不是传统的抽象。传统的抽象基本上都绘画性很强架上绘画。我已经消解了这种绘画性。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元速 145cm组画x6 2010

  雅昌艺术网:去除个人的经验?

  孟禄丁:作品通过机器的动力和自然形态呈现出来。

  雅昌艺术网:那么中国艺术家在抽象领域何为?这是个话题,您是怎么考虑这个问题,包括您的实践?

  孟禄丁:“抽象热”不仅是在中国,国外也是。但中国跟国外的“热”不太一样,中国的“热”主要跟市场有关系,如同前些年的政治波普。抽象艺术一直在边缘,并且也没有被过渡炒作。七八十年代受意识形态的影响,抽象作为资产阶级的艺术一直是被打压的,国内艺术学院的教育系统主要还是苏派的现实主义,把艺术作为宣传工具的教育体系。对西方形式主义艺术的理解和教育,普及的都不够。所以市场上很多人都不懂抽象艺术,藏家也不懂。

  在西方现代主义时期过去之后,抽象似乎跟政治没有关系了,属于政治安全的艺术了,对比七八十年代对抽象的限制,现在的抽象变得政治安全,而且在市场上也没有过度被炒作,另外随着开放,大家出国看到的越来越多。国外很多博物馆对现代主义绘画的展览形式不按艺术流派区分,主要是按艺术语言区分,有很多是抽象的语言,这是直观的。中国的展览是完全相反的。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元速 200cm组画x4 2013

  随着80后、90后去国外留学的越来越多,他们被国外的教育体系和博物馆影响,架上绘画大多都是抽象的,即使是装置和影像,很多也都是现代主义里出来的。这样随着新一代观念的改变,大家对抽象也了解的更多。

  最近十年,国外很多重要的博物馆做了很多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大师的回顾展。从西方的艺术市场看,里边有市场行为,也有学术行为,后现代主义、金融危机之后西方学术界在梳理,艺术圈也回过头来在找自己新的方向。你作为上一次运动的经典成果,肯定要回过头再挖掘很多其中的资源,也要重新思考现在。这些方面就促成国外和国内不同的热度。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朱砂 200cm组画x4 2019

  《朱砂》系列跟传统有没有什么关系

  雅昌艺术网:从您新的《朱砂》系列看到从媒介材料、创作方式都不同于之前作品的变化,您怎么去看这样的变化?

  孟禄丁:首先,从作画方式上有改变了。《元速》抛弃人的手工痕迹和人的情感因素,《朱砂》重新又回到了手工痕迹和情感的痕迹。

  在《元速》之前,我从写实、超现实主义、综合材料、表现主义风格、抽象一路走过来。我一直在挖掘自己的潜力,从中找到新的语言表现的最大可能性。使用机器创作后,我之前的创作方式又全部清掉了,但还是在强调语言,语言的表现力,不管是通过机器还是人为。到《朱砂》这个阶段,则更强调精神性,可能是50岁知天命以后,对不可知的领域和更宏观的世界,有了更多的思考,而且我一直也有这种思考,在最早的画面上也有表现。

  过去我一直对鬼神这些虚无的领域没兴趣,最近开始接触,包括原始宗教这些都有去了解。我相信有另外一种未知的空间和力量的存在。我开始用国画的朱砂颜料画一些《朱砂》,很多人跟我说可以辟邪。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朱砂 145cm组画x4 2019

  去年,我一个朋友的孩子,两岁多,不知为什么偏偏不进他妈妈的屋子,坚持说里面有大魔鬼。后来我知道以后,就用朱砂调的国画颜色,加上丙烯稀释剂,画了一张《朱砂》挂在那间屋子里,孩子第二天就进去了,然后还说大魔鬼走了,是排着队走的。

  我相信有人是能看到另一个神秘空间。大人讲这些我都当是听故事,小孩讲的让我感觉特别真实。后来我问朋友孩子一直都没事了吗?他说现在没事了。我觉得有意思。

  朱砂古代人也用,可以做药,炼丹。国画里边也有朱砂颜料,有很丰富的历史。但我认为我选择朱砂创作跟传统没有关系。因为朱砂作为材料不是中国独有的,国内外都有使用。朱砂确实有这种功能性,当然我并不强调它的功能性,我希望可以通过这样的材料使用,将观众引入视觉的语境里边。通过这么一个途径创造出来,让人可以在其中思考、冥想和感悟,是我所需要的。

  如果以抽象的形式来做艺术有不同的途径,我是打开一种途径,打开一种方法。抽象艺术不要局限在以前那一百年中的形式、风格。无论机器或者矿物质,都可以为你作用。我反对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这对群体,对个人都是有害的,会阻止你进入真实自我思考的状态。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元速 145cm组画x8 2011

  在80年代,我就开始用宣纸画《元态》的系列,墨和油画结合起来的实验,包括《元速》里也有水、墨的使用,但我不会去强调我的作品跟传统跟水墨有什么关系。我不希望在传统的包袱里头,太强调地域性。每个个体都是一个真实存在人,能表达出来,就是你存在的价值。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势 200x300cm 布面油画 2007

  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雅昌艺术网:这个展览在《元速》、《朱砂》、文献之外还有哪些特别的展示?

  孟禄丁:《朱砂》系列在主厅,《元速》系列两边的侧厅。创作《元速》的机器会在现场,主要是呈现我的一种工作方法和语言形态的来源。侧厅会有九张老画。有一件是我上美院二年级,刚到四画室画的一张男人体。那个时候我画的人物很少,有一些留校,有一些丢了。那张《人体》是我比较喜欢的一张,能体现我的转折性,强调四画室现代主义教学的方向。写生的人体,强调笔触,色彩语言。还有表现,综合材料变化的呈现。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人体 133x93cm 布面油画 1985

  雅昌艺术网:从工作方法上看,一直以来是支撑你创作的方法是怎样的?

  孟禄丁:没有,我之前的工作方法是机器,现在变成不是机器了,而是用《朱砂》来拓碾上去了,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空洞的力量 200x200cm组画x2 2006

  雅昌艺术网:这也是工作方法:不会固定某一个状态。

  孟禄丁:不会固定某一个状态。这次展览还有一个厅是放影像的,有一个三维动画的作品。三维动画题目是生命,一男一女走出一个圈来,那个圈是无限的变化。最后两个人消失在一个点,对我整个作品一个整体的阐释、视觉的阐释,由男女走出的痕迹。关照的问题就是时间和空间。这个展览不仅有机器的转动,还有视频的三维动画在转。还有23个采访在现场播放,每个人7-15分钟,可以选择地看,圆桌中间是一些文献。

孟禄丁:我的工作方法可以千变万化

朱砂 145cm组画x12 2019

  结语

  “我这个人莫名其妙对某种空的大的东西有一种兴趣。这个兴趣又不具体,特别难解释。我的艺术跟生活都是一体的,不断地改变,不断地变化。”从1988年“油画人体艺术大展”展出《元态》系列至今,孟禄丁“元”的概念已经走出31年的轨迹。

支付宝赞助
微信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