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宋庄 >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原标题: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据报道,佩斯已经关闭了位于北京798艺术区中心的展览空间(佩斯北京)。2008年,佩斯北京(Pace Beijing)2500平方米空间的开放标志着美国当代艺术画廊首次进入中国大陆,这在当时可以被视为一个轰动整个艺术圈的事件,每个人都在关注这个号称是航母级的国际画廊来到中国落地后,将会为这里带来何种变化。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佩斯北京(Pace Beijing)

彼时,于1960年成立的佩斯画廊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马上要进入到第七个十年的阶段。佩斯画廊创始人阿尼·格里姆彻(Arne Glimcher)来到中国后被中国当代艺术所吸引,然后迅速地决定在北京开设其第一家海外画廊。佩斯北京画廊聘请冷林担任总监,开幕后的第一个展览是东西方对话的肖像展“遭遇”(Encounter),汇聚了包括安迪·沃霍尔、让·米切尔·巴斯奎特、理查德·普林斯、杰夫·昆斯、村上隆、奈良美智、王广义、岳敏君、张洹、张晓刚等在内的全球25位艺术家的肖像作品,隐含着潜在的文化对话。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佩斯画廊创始人阿恩·格利姆彻(Arne Glimcher)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佩斯北京2008年首展“遭遇”

随后,画廊的重点落在对中国本土艺术家和艺术生态的挖掘上。十多年来佩斯北京共举办四十多场展览,相继推出了张晓刚、李松松、尹秀珍、张洹、隋建国、宋冬、刘建华、洪浩、萧昱、仇晓飞、岳敏君和海波等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个展。可以说,佩斯画廊是国际画廊巨头中推出中国艺术家最多的画廊。之后,是代表画廊立场的群展项目持续性的呈现,都是对90年代开始短时间、压缩性发生的艺术现象的一种梳理。同时,画廊也把诸多国外大师的作品引进到中国。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现任佩斯香港、北京、首尔总裁、佩斯合伙人冷林,图片来源:Hong Kong Tatler

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佩斯北京所呈现的许多展览可以被视为美术馆性的——除了在艺术家与作品的选择外,佩斯北京的展陈设计也一直为圈内人所称道。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大卫.霍克尼展览“春至”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teamLab: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

然而就在一年后,2019年7月8日,佩斯北京宣布关闭其展览空间。

当然,我们或许可以说这一举动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么突然——一方面,艺术圈内早已流传出佩斯北京想要出租部分场地的消息,甚至就已经有了佩斯北京关闭空间的传闻;在另一方面,无论是2018年下半年的“蒂姆·艾特尔:场所与姿态”展览,还是2019年3月,佩斯北京与木木美术馆联合举办的理查德·塔特尔(Richard Tuttle)展览,人们都已渐渐地开始发现佩斯北京的展览空间面积被不断压缩,在理查德·塔特尔的展览上,更是与其以往有着巨大的差别。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蒂姆·艾特尔:场所与姿态”,佩斯北京展览现场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佩斯北京:“理查德·塔特尔:双拐角与有色木”展览现场

从北京到香港

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佩斯北京的关闭可以被视作是中国乃至艺术生态的某种显兆。一方面,是艺术界老生常谈的“市场不好”(当然,市场的变动同样意味着相关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等因素变动的指向);另一方面,或许也暗示着当下艺术生态下艺术机构与艺术家的生存和发展状况。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2019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现场,佩斯画廊展位

与此同时,作为国际著名的自由贸易港和离岸金融中心,香港是不对艺术品进口征收任何形式的税。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在香港经营艺术品只需缴纳利得税。其中,个人利得税税率为15%,机构的利得税税率为16.5%,相关成本和已纳税税额可进行抵扣。香港还可以通过个人捐赠来减免相应的税收。香港的个人或机构只要向以经营非营利项目为目的的基金会捐赠的年度总和在100港元以上,即可获得相应的税收减免,扣除额限于应评税入息的 25%。

因而,佩斯将继续维持其在香港的画廊,并可能考虑扩大其在那里的版图。据ARTnews 报道,佩斯画廊创始人阿尼·格里姆彻(Arne Glimcher)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现在在中国大陆开展业务是不可能的(impossible),而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此外,他还指出,高额的奢侈品税同样是画廊交易的主要障碍之一,“很遗憾,文化要被牺牲掉了”。

在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中,佩斯画廊总共带来了26位艺术家的重要作品,一半以上的艺术家均有作品出售。统计后共售出20件作品,总额超过200万美元。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佩斯在 H Queen's 空间展出的 Mary Corse 作品开幕首日便全部售出,大多卖给了亚洲藏家,价格在30万到65万美元之间。

是顺势而为还是......

但也由此可见,可以说佩斯北京展览空间的关闭,其实也正是佩斯画廊在当下的政治经济与艺术资本形势下,配合798租期到约,选择的对于画廊市场发展最优的一个选项与道路——没有所谓的阴谋论,也不必大唱哀歌,这或许只是市场进行资源分配,以及画廊进行自身调整的正常结果。而这种国际画廊的行为,又是否会给中国本土画廊的发展有所启示,便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了。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7月时候,北京的环铁艺术区(环铁会馆)收到这么一则紧急通知:今天接到大队通知东坝乡疏减人口腾退工作即将开始,我们的艺术园区也在此次腾退范围内,现大队告知腾退期限暂定为8月20日,特此通知大家尽快寻找新的工作室。此次腾退为政府行为,请大家理解与配合!”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按照这样的字面理解,我们就知道,又一家艺术园区要拆迁了。北京这几年来,艺术园区被拆迁的数目多了去了,几乎是出现一家拆一家,而且照此趋势,必然要拆光为止。从2010年的东营和索家村艺术区,到2014的将府艺术区,2016年的费家村艺术区,再到如今的环铁艺术区,北京朝阳一片的艺术园区越拆越多,直至全灭。荒野上草根飘零,纵有一夜春风拂过,也很难恢复往日的荣光。北京艺术区的生存大战,艺术园区数量锐减,埋没掉的是众多才华横溢、抱负远大的民间艺术家。

艺术区为何经常遭到覆灭式的打击?一不小心就在乡镇土地开发的浪潮中被打得小船翻沉?有一篇文章的观点,说的其实还很到位:艺术区没落正因拒绝市场经济。直白的说,就是艺术区不产生经济效益,缺乏金钱的输入,就被市场经济的开发打击掉。这正如798园区的当代画廊越来越少,餐馆、咖啡店和工艺品作坊越来越多。没错,纯艺术生存,从来就不是高大上的美事,缺乏现代市场经济营养的灌溉,经不住风吹浪打。由乡政府主导和开发商主导的艺术园区里的致命缺陷自不必多言,乡政府出租土地和开发商为了套取丰厚资金,本意非为了艺术的生存,现在土地金贵,房价倍涨,这些权柄在握的集团自然对待艺术项目,弃之如敝履,火速追回原先低价售出的地皮,再肆开发。

依赖艺术园区搞创作的艺术家们,不得不来一次一次的进行荒野式的迁徙。从“圆明园”到四八间房,到索家村,到环铁、草场地、黑桥,到宋庄、李庄,甚至更远,一不小心就出了北京。但这从来不是政府关心的项目,也无关心之必要,政府关心的是北京人口的流动问题。土地开发与使用,人口的迁徙,从来就是国计民生的重中之重,艺术这种属于锦上添花的事情,自然排到一边,有空再说。北京城打造文化艺术名片,要的是拿得出手的“大师”“名宿”,要的是能上台面的国粹菁英,哪顾得底下一片民间艺人和工匠的生存状态。那些身怀艺术梦想的学徒们,不成名终究只是黄粱一梦,拥有自己的小小工作室已属幸事,哪能动辄就“纪念馆”、“美术馆”,但草根虽小,也是这京城艺术族群中的一点一滴。

这次环铁艺术园区的拆迁,损失巨大的自然是艺术家们。我有朋友投资20余万投入装修工作室,此次拆迁,颗粒无收,能讨回多少补偿,他自己尚不清楚。底层艺术族群连自己的生存状况尚不能自主,对硬性拆迁带来的损失都很难维权,又怎么谈得上安心创作呢?在城市化的经济大潮中的艺术子民们,虽不能说“再次成为丧家之犬”,但不懂商业而被“边缘化”则是实打实的现状。城市化进程的悲哀就在于,能为科技创新园圈出诺大地皮的区域,却容纳不下一个个艺术园区。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艺术家在边缘

艺术区处孤岛

是我们前世今生的宿命

--------------------------

7月9日,“艺术热搜”一篇文章刷爆艺术圈:

《艺术家在京城终究没有居住的终端》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张贴在相关艺术区墙上的“腾退”告示

文章披露:

7月8日,是环铁艺术家们“最后的晚餐”。

文章引述了798太和艺术空间董事长、著名艺术家贾廷峰的一个统计数字:

京城已经消失的艺术区:

索家村、费家村、黑桥、李桥、东营、东坝、正阳、008、孙河、奶子房、将府庄园。。。

正在消失的艺术区:

环铁、罗马湖、张喜庄。。。

即将消失的艺术区:

没几个了。。。

贾廷峰最后发出疑问:

世界上唯一一个视艺术家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国度。

艺术家难道只有被驱逐的命运?

我们的坚持还有意义吗?

今晨,曾在环铁待过七八年的著名艺术家王轶琼,则在朋友圈以另一种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心绪: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2006年环铁举办展览时候的地图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王轶琼作品《照见环铁》 2019年7月9日

。。。

继“艺术热搜”之后,“艺次元”的一篇文章也引发了刷屏:

《国际一线画廊佩斯关闭798佩斯北京》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文章称,2008年佩斯北京在798艺术区的开业,标志着:

西方当代艺术画廊首次进入中国大陆!

佩斯北京自成立以来,就是北京当代艺术氛围里不可缺少的一员。给整个北京带来了多场高品质、国际化展览。。。佩斯画廊北京空间的关闭,是北京整个当代艺术的一个损失。

至于撤离原因,文章引述佩斯创始人的话说:

“除了压抑的气氛,在中国内地购买艺术品要缴纳38%的奢侈品税,这是画廊成功的一个关键障碍。”

。。。

其实,7月9日发声的不只以上两家媒体,某自媒体《正在发生》写的就更为详尽纪实。

可惜,我撒泡尿回来点开再看,发现“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

种种事实表明

宋庄艺术区

已是京城艺术区中最后的孤岛了!

(其他零零散散的只能算是岛礁)

虽然,因为“建设世界文化名镇、打造中国文化硅谷”的原因,宋庄艺术区或许仍可安然一时。

甚至,因为补充了其他艺术区有生力量的“红利”,宋庄还可望迎来一波“大宋庄”的鼎盛辉煌。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但宋庄艺术家们仍有理由心怀忐忑: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过了初一就是十五

环铁罗马湖的今天

会不会是宋庄的明天呢?

一线画廊撤离北京,宋庄将成为下一个798

著名艺术家沈敬东作品 《拆》2017年

支付宝赞助
微信赞助